服装巨头关店卖楼已欠薪4个月

admin 2022-08-18 行业动态 41 0

  8月5日,美特斯邦威被曝大量拖欠员工工资,微博相关线亿次。其员工先后爆料称已遭公司连续拖欠工资4个月,有关部门进入调查。

  早在2021年,美特斯邦威就因为出售总部大楼“回血”而登上热搜。其创始人周成建表示,受疫情影响,公司目前发展确实遇到了一些困难。

  如今看来美特斯邦威背后隐藏的危机,远远不是一句“疫情影响”可以简单带过的。

  截至8月10日收盘,美邦服饰已经跌至1.66元/股,总市值为41.7亿元,与*时389亿元的市值比较已蒸发将近九成。曾经作为国内服饰龙头的美特斯邦威,究竟怎么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?

  美特斯邦威曾被誉为中国服装界的“黄埔军校”,一度成为*青年穿衣潮流的“*”。在广告方面也出手阔绰,早在2003年美特斯邦威就豪掷千万代言费,邀请天王周杰伦成为形象代言人。

  *时期美邦全*店数量超5000家,2011年营收近百亿,净利润达到12亿元。但是过去的辉煌难掩如今的窘况,欠薪、关店、卖总部大楼……美邦正艰难地断臂求生。

  自今年3月起,美邦人力资源部就开始发布“关于延缓发放工资的通知”,称受疫情影响,上海总部无法正常运转,现金流紧张,延迟发放工资。

  如今4个月时间过去,美邦依然继续拖欠着工资,员工无奈只能跑到社交平台发文求助讨薪,其中不乏工作多年的老员工。

  “从3月份疫情开始公司就没发工资了,大家现在都没有办法生活。”小美在美邦上海总部工作了两年,她向派代诉苦,公司目前处于摆烂状态,丝毫不顾大家的死活。

  “上上个月就有人开始受不了,去找老板了,当时拉了横幅。总部一直说9月份开始就恢复工资正常发放,然后慢慢补以前的工资,但肯定没人信了。”

  除了拖欠薪资,大面积裁员同样也让美邦员工心灰意冷。小美透露:“今年从总部到分公司再到门店,都有大规模裁员,大多数被裁的人都没有赔偿金。”

  此外,还有一名美邦的小红书推广合作商表示,美邦已拖欠一笔逾2万元合作费用超过半年,现在还是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复。

  实际上,美特斯邦威并不是在一朝一夕间跌落神坛的,公司业绩在近三年已陷入持续低迷的状态。

  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,2019年-2021年,美邦服饰营业收入分别同比减少28.84%、30.10%和30.91%,三年合计亏损24.7亿元。2022年上半年,美邦预计亏损6.2亿元-6.8亿元,亏损金额较上年进一步扩大。

  美邦自身存在的各种问题,比如快速扩张损害品牌形象、次品问题突出、物流速度跟不上、加盟商隐患等,管理层也非常清楚,早在成功上市时,创始人周成建就意识到了自家品牌当前的困局和渺茫的前景,在得到市场资本的援助后,公司立即采取了多方面的自救转型措施。

  只不过每次的转型都是雷声大雨点小,小修小补无法触及问题的核心,最终今日抵不住颓势使得大厦将倾。

  近十几年来,美邦尝试过多方面的转型探索。2008年,美邦在深交所挂牌上市后,同年立即推出定位为中高端的都市时尚品牌ME&CITY,并不惜成本地在北京王府井、上海淮海路等CBD地段买店铺店。

  然而,服装品牌向下兼容容易,向上升级却很困难,ME&CITY 的产品设计和生产没能支撑起它的定价。

  有消费者表示:“每次点开总感觉衣服设计感不强,衬衫感觉都一个样,看不出差别。而且ME&CITY很多都是代工厂做的,质量差到不行,衣服上全是线头。”

  最终ME&CITY还是没能持续经营下去,位于上海淮海路的2000平方米的店面于2012年黯然关闭,2014年也撤出了王府井。

  如今,ME&CITY虽然仍在电商平台谋求创新,但据淘宝旗舰店销量数据和消费者评价来看,其前景依旧不乐观。

  2014年国内移动互联网浪潮兴起,美邦顺势推出了的自营电商平台邦购网。邦购网主打“线上完成订单、线验服务”的模式,如今看来这就是超前发展的新零售概念。

  但无奈的是,美邦产品上市周期漫长,大批量生产出来的商品多数只能转为库存。消化库存的过程也消耗着品牌积累起来的形象,最后导致邦购网上架的款式越来越“烂大街”。

  2015年,用来“去库存”的邦购网已经无人问津,于是美邦又花重金买下《奇葩说》的冠名权,推出一款主打时尚潮流的线上新平台“有范”APP。

  这个平台类似与现在的“小红书”和“得物”,当用户在平台被种草的同时,也可以在线订购相应的商品。

  当时的《奇葩说》两季就获得了11亿次的点击播放,冠名商“有范”也跟着水涨船高。据WendaX调研报告反映,有超过一半的观众观看节目时会考虑下载有范,有19%的观众已经下载成为有范用户。

  有范因此登陆苹果APP STORE热搜榜的前十,可随后而至的却是无数的差评:“这个APP实在太难用了,下载1分钟我就卸载了”,“页面刷都刷不出来”,“买件衣服几天都不发货,客服也压根不理我!”

  除了极差的用户体验外,有范平台的生态氛围似乎也跑偏了。一位大学生用户坦言:“当时广告说这里是一个学习潮流穿搭的地方,但下载后根本没看到有时尚达人,都是零零散散的用户发布普通日常。”

  另一位女性用户也吐槽:“点开全是卖衣服的广告,而且全部都是美特斯邦威自己家的,那些衣服和潮流压根不沾边,都是些过时老款。”

  2017年,昙花一现的有范宣布停止运营,APP下架应用市场。自此美邦向电商、互联网领域的转型之路宣布失败。

  2019年,美特斯邦威发现了市场上的国潮风已经开始出现,于是便以“国潮青年不佯装”为话题推出一系列工装风服饰。

  到了2020年国潮彻底大火之际,美特斯邦威又推出国粹、中华博物馆系列服装,同时还聘请华裔Rap歌手Rich Brain担当品牌代言人,试图彻底打进年轻人的市场。

  国潮风的营销无疑是*前瞻性的,但产品缺乏新意的设计与单纯的中国风贴图,并没有成功改变美邦品牌形象。

  除此之外美邦大批量生产的模式,也让其对市场动向预测和热点应对上具有滞后性。

  美邦在销售费用上经常动辄十几亿,但研发费用却一降再降,近年来仅有几千万元。根据任泽平发布的《中国新国潮报告:2021》,国潮需要满足三个条件:品牌、文化和新消费。

  品牌是载体,文化是共情力,新消费是趋势。国潮追求的是品牌个性表达与中国文化内核之间的共鸣,而不是单纯只是拿中国元素当噱头蹭热度。无法做到持续地输出新颖设计,年轻人自然不会买单。

  另一家转型成功的“国货潮牌”代表李宁,就展现出了远超于美邦的“潮”实力。李宁在服装上玩转新颖的中国特色概念,运用传统苏绣等工艺技法,把中国元素*融入衣服中,增添了品牌的设计感和时尚感。

  同时,李宁在国潮系列上一直采用限量发售的模式,饥饿营销下年轻消费者更愿意抢购,这与美邦的库存积压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  命运曾经垂数次青过美邦,无论是互联网浪潮还是国潮风来袭,美邦每次都能最快嗅到机会,但每一次的结果也是不了了之。兜兜转转,*的时机已经过去了。

  2020年8月,周成建在采访中表示:“美邦这几年一直没有走出困境,一直在调整,却没有很好的效果。究其根本,其实是我们没有进行本质的、深度的调整。这和我自己进进退退、挣扎犹豫是有关系的。”

发表评论

发表评论: